关于假冒网站的声明

图书搜索:

人文之蕴——北京城的空间记忆(北京记忆丛书)

作  者:刘凤云,江晓成,张一弛

出版时间:2018-01-15 字  数:223 千字
书  号:249568 ISBN:978-7-300-24956-8
开  本:16 包  装:平装
印  次:1-1 译 者:

定价:¥72.00

内容简介

城市,充溢着现代性理念的投影,而建筑空间作为城市的基本构成,又是承载着厚重历史的物质实体。北京城市的传统与现代,在建筑空间的物质文化、历史记忆与现实中不断被唤醒、重构,塑造出了绵延的人文气息。城市营造、街道坊巷、商业市集、士人活动、宅邸设计与园林艺术,多样的城市空间提供了诸多场景,蕴含着繁复的文化符号与意义,为北京城市的人文气息赋予了复杂的内涵。这些情怀和记忆,藉由文字、图画或物质文化的形式,凝结在这座城市之中,为今日北京的城市气象积蕴了丰厚的人文传统。

作者简介

刘凤云,哈尔滨人,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,历史学博士,现系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、博士研究生导师。从事清代政治史、明清城市史等相关研究。主要学术著作有《清代三藩研究》《明清城市空间的文化探析》《北京与江户:17—18世纪的城市空间》《权力运行的轨迹:17—18世纪中国官僚的政治》等,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。江晓成,湖北丹江口人,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博士研究生,从事清代政治史研究。张一弛,北京人,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博士研究生,从事清代政治史研究。

章节目录


前言
一、中国历史语境中的“人文”思想
二、北京古都的“人文史迹”
第一章
北京城营建中的“礼”:权力与秩序
一、方形城市的奠基:辽、金、元遵从“汉礼”
二、明朝四修北京城:突出了都城的权力意识
三、明筑清修:清朝“悉仍前明之旧,第略加修饰而已”
第二章
城市经纬:街区坊巷的形态
一、元大都的街道、坊巷与胡同
二、明清时期的北京城的街道及其管理
三、明清时期北京城的坊巷与社区
第三章
空间的伸展:商业文明对城市的形塑
一、布局:商业空间在都城的伸展过程
二、渗透:商业空间对北京社会的影响
三、共轭:商业空间与城市文化场所的结合
第四章
出入庙堂:文人官僚的京城生活
一、出入宫门
二、文人聚会
三、厂甸访书
四、访求古迹
五、郊坰野游
第五章
构屋与安居:风尚与习俗的规制
一、风水观念中的宅邸选择
二、屋宇之制与治宅风尚
三、经典住宅:老北京的四合院
第六章
园居:践行人与自然的交流
一、辽金元时期的私家园林遗址
二、明代京城的别墅与花园
三、清朝的京城名园
四、”园痴”与园林之胜
五、园林的人格化、立言与寄情
六、“归田”:与大自然的交流
参考文献
一、古籍史料
二、今人著作
后记

精彩片断

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“人文”所强调的“人之道”,首先是“礼”,“礼”始终处于核心的地位。 《礼记》曰:“乐者,天地之和也;礼者,天地之序也。”它不仅可以“教化天下”,且天地万物无不在“礼”所营造的秩序中。自先秦孔子的“齐之以礼”,到宋儒程颐的“天下成其礼俗”,阐述的都是同一认识。而我们对人文北京的阐述,也将从一个“礼”字开始,因为北京城的建造就是一个“礼”的思想在现实空间的复制。
北京,作为一个中国历史上的古都,经历了漫长的文明历程,早在十六国及北朝时期,相继有匈奴、鲜卑、羯等多个少数民族以此地为治所。五代时期,沙陀人又在此连续建立起后唐、后晋、后汉三个政权。在北方长期内乱中,它始终处于历史文明的旋涡中,将中华文化的多元因素卷入其中。明人刘侗、于奕正说:“(北京)地从石晋割后,不隶中土六百余年,而辽、金、元递都之,故奇迹异闻,事多三史。编中为表旧事,不尽删削,退夷进夏,深用怃然。”清人周家楣、缪荃孙在《顺天府志》中亦有相同的认识,曰“溯辽、金肇都,犹沿唐藩镇城。元、明以降,规体增廓”。至清代又有修补,所谓“明筑清修”即是也。
值得注意的是,在上述活跃在北京这块土地上的多个王朝中,除了明王朝为汉人建立外,其他王朝的统治者多为北方少数民族。而且,经宋、辽、金、元的政权对峙与宋、元、明、清的朝代更迭,燕京的地位急剧上升,由少数民族政权的陪都和都城变为了全国的政治、经济文化中心。
因此,通过对北京城建设过程中的历史文化的考察,我们将不难发现,历史上的动荡多变与边缘地位,造就了北京这一地域文化的包容性,特别是在融入了契丹、女真、蒙古、满族以及汉族等多个民族的文化元素之后,北京已成为南北各民族文化交流融合乃至开始接受外来文化的中心,凝聚了独特而厚重的历史文化。不过,有一点尚需指出,在北京城体现的多层次多内容的文化中,尽管各个民族的差异性依然存在,但同一性却是主流,即北京城体现的仍然是中国传统儒家文化的精髓,其人文内涵追逐的是儒家文化的根本精神。对于今日的北京城而言,尽管代表传统城市特征的城墙与护城河已经风光不在,而棋盘式的街道、纵横交错的胡同、青砖瓦的四合院、尽显自然风光的园林,以及茶馆、会馆、祠庙、钟鼓楼、牌楼、牌坊等,都依然展示着它们已经物化的人文内涵,依然诉说着绵延不尽的历史故事。而我们的叙述也将从儒家文化的“礼”展开。
一、方形城市的奠基:辽、金、元遵从“汉礼”
在中国古代社会,圆形的天与方形的地,构成人们最基本的形态观念,因此有了祭祀天的圆形天坛祈年殿,又有了祭地的方形地坛。而与地相关的,还有方形的井田、方形的房屋、方形的城池。可见这种方块形状的土地形态,就是人们最理想的居住空间,而形成此观念的源头则来自儒学的周礼。《周礼?考工记》有云:“匠人营国,方九里,旁三门,国中九经九纬,经涂九轨,左祖右社,面朝后市,市朝一夫。”对照周礼中的的营国元素,这种方形城市的形态不仅常见于汉人建立的王朝,也同样为古代中国北边的少数民族王朝所接受并遵循着。
今天,我们讲到北京城建都的历史,通常总要从1153年金朝肇建中都说起,由此,北京城作为都城的时间便有了860余年的说法。但这对于对北京城有着重要贡献的契丹辽人来说,明显有失公允。事实上,辽人不仅先于女真人半个世纪就已经建都幽州(北京),而且其城建工程亦然成为金朝建都的蓝本。而在元、明、清三朝中,有关北京城建的叙事,也无不从辽朝开始。
在契丹辽人建都之前,北京曾以古城幽州闻名,而幽州自古就是一个军事要地。有记载曰:“幽州在渤、碣之间。”“其地负山带海,其民执干5戈,奋武卫,风气刚劲,自古为用武之地。” 早在汉代幽州就有州刺史派驻,唐朝时其依然为军事重镇,曾经是卢龙节度使的管辖区,有过昔日的辉煌。五代时,后晋高祖石敬瑭借助契丹人的军事力量建立起自己的割据政权,而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,石敬瑭不惜以割地称臣为代价,将幽州在内的“燕云十六州”一同割给了契丹人。于是,辽朝拥有了幽州。据《辽史?地理志》《金史?地理志》以及《析津志辑佚》等文献记载,会同元年(938年)冬月,辽主耶律德光升幽州为“南京”,又曰“燕京”,府曰幽都。这一年当是辽朝奠都幽州的开始,也是北京成为都城最早的年份记载。而后70余年,辽圣宗开泰元年(1012年),契丹人改幽州府为永安析津府,幽州城修建的历史也始于这一时期。因此,正是在这一意义上,北京作为都城的历史当始于辽朝,即从938年算起,或者可以说,北京作为都城至今已历经千余年。虽然,辽朝在幽州所建的南京城不过是辽国五个都城中的一个,但辽朝在幽州建城的奠基作用是不容忽视、更不容抹杀的。
在史籍的记载中,辽人虽为契丹族,注重保持着其固有的民族习俗,但却始终把黄帝、炎帝视为本民族的祖先,在文化上也追求并践行着“学唐比宋”的方针,尤其表现在以中原文化命名城市和规划城市上。其南京析津府就是依照汉俗儒风,“取古人以星土辨分野的办法,以为燕分野旅寅,为析木之津”。而且,在辽朝设置的五个京城中以南京析津府最大,其城址在今北京市西南。辽朝都城的遗址今天已不复存在,但辽的析津府是建在古城幽州的基址上的,在今北京城的西南。据《辽史》云,城中东北隅有燕角楼,此即今广宁门内之南北烟阁胡同。以地势言之,则辽城即唐城也。
兹采集清人的各种相关考证及记载,罗列如下:辽之故城即因唐藩镇城之旧,其地在今城西,偏及郊外地,今琉璃厂在正阳门外,而乾隆间得李内贞墓志,称其地为燕京东门外之海王村。又今黑窑厂在永定门内慈悲庵,而今存辽寿昌慈智大师石幢,亦称为东京。北盟汇编:郭药师袭辽,由固安渡卢水,夺迎春门,陈于悯忠寺前。是辽东门在悯忠寺之东,慈悲庵之西,界址规模,略可想见,若后人所谓萧太后城,即辽之故城,并非别有一城也。唐采师伦《重藏舍利记》谓:智泉寺,在子城东门东百余步,大衢之北面。景福《重藏舍利记》曰:大燕城内地东南隅,有悯忠寺,门临康衢。而金人记土地庙,在北门内道旁路西。以此度之,则今外城之西南,乃金代内城之东北也。盖金代内城在今西南,元人别建北城,南城当时即毁。故元遗山诗注云:大安殿基改为卖酒楼,今则益不可问矣。然如宣武门外有所谓老墙根者,正在土地庙之北,或是金西城北面故基。而烂面胡同近金城东面,其西南二面则在城外。《呆斋集》所谓梁氏园,在京城西南五六里,其外有旧城,号为萧太后城者,即是也。余尝徘徊于天宁寺左近,以大路考之,则昔日街衢之迹,犹有可验。又广渠门内外土中,古砖累累。元瓷片随锸而出,琢为带板、画轴头等物,至今未已。且多琉璃瓦,疑是殿基也。乾隆中,琉璃厂窑内得辽李内贞墓志,知厂地在辽名海王村。按:海王村亦名海王庄,见《金史?后妃列传》,在城东三里。 观王秋涧《复隍谣》云:炀城咫尺不划去,适足囊奸养狐虺。又云:禁军指顾旧筑空,郊遂坦夷无壅隔。夫曰炀城,则其为海陵之城明矣。秋涧此作,在至元二十五年。其后大德八年,虞伯生《游长春宫记》犹云:燕京故城。又云:长春宫,压城西北隅。是足为辽城犹存之证。若金城则长春宫居其正北矣。又明徐中山令指挥叶国珍计度南城,南城至明初尚在,则是辽城未全毁之一证。
又明人记梁家园外有废城者,亦即此城也。故今宣武门外迤西,有地名老墙根,此亦即辽城之基之东北隅也。清人的多方考证,都旨在证明,辽朝的南京城是建在古幽州的基址上的。所谓萧太后城,即辽之故城。辽之故城即因唐藩镇城之旧,其地在正阳门外、城西的琉璃厂一带。另外,又有刘定之游梁园记曰:梁氏园,在今京师西南五六里,其外有旧城。旧城者,唐藩镇、辽、金别都之城也。

书评

其他

 

作者其他图书

没有相关图书

人大出版社天猫旗舰店 | 书香缘电子书店 | 中国高校人文社科网 | 中国高校教材图书网 | 中国一考网 | 教研服务网络 | 人大社内网 | 人大芸窗职教学苑 | 友情链接
京ICP证130369号 新出网证(京)字0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2480号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31号  有网站下载或登录的问题请联系:010-62515491
邮编:100080 联系电话:010-62514760 E-mail:club@crup.com.cn